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在一起呀 情人节小番外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   情人节小番外
   (我也不知道该写虾米⊙∀⊙!)
      人物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从前的情人节
节前
     
       魏婴:诶……师妹,你别不理我我啊,你慢点等等我呀,我说,晚上下班之后去趟超市啊,买点日用品。
     
        江澄熬了一夜,手头的工作总算快要完成了,刚去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正红着眼睛从洗手间出来,听见魏婴找打的声音,特别是那一声“师妹”,简直不想再理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江澄走在走廊上,不断遇见来上班的小警帽们
 
“江队好!”
   “恩”
   “小江啊,又熬夜加班了,工作态度很啊!”
   “恩”
   “江队早上好!”
   “恩”
   “江……江队长又熬夜工作了啊(心疼脸),早上好呀!要注意身体。(关心脸)”
   “恩”
     
        某警花壮着胆子和著名的“黑脸”警草搭了几句话,看着江澄脸上依旧冷冷的,看不见什么波澜,原本打算问问江队长情人节有没有空,能不能一起吃个饭什么的,现在看来是问不出口了,才讪讪地住了口,只好就此作罢。
    “警花早上好呀,今天也像小太阳一样元气满满呢,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哦。”魏婴从后面追上来,看着警花略带尴尬的表情,魏婴就可以完整脑补刚才的对话了。他有心和警花搭话,毕竟人家是个姑娘,即便人家约不成江澄,不好让人家尬着。
    “江澄真是太不懂怜花惜玉了,警花明显对他有意思,他还一天到晚板着个脸不知道回应人家姑娘,不解风情,一次两次还行,长此以往,金凌大概是要没舅妈了。”魏无羡肩头的魏小婴正在嘀咕。一脸农民伯伯丢了猪式的担忧。

晚上 超市
    “诶诶诶,刚刚走过去那个帅哥好好看呀,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就是冷冰冰的。”
   “刚才那对双胞胎帅到犯规啊,我血槽都空了。”
   “刚才牙膏区那个,还问我们平时用什么牌子的牙膏,那个也长得也好好看啊,他刚刚还说我明眸皓齿呢!开心。”
     
       江澄听着两人的对话就猜那个在药膏区撩人的一定是魏婴,不禁加快了脚步去找魏婴。
       蓝湛盯着那个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蹲下的精瘦的背影,一点都不隐藏自己眼神里的惊喜和诧异。
  
   “挑牙膏嘛,他也住在这附近
       买个牙膏也不忘记撩妹,真是耐不住寂寞
       他是陪女朋友来的,还是自己来的
       果真,他,真的很招人”蓝忘机肩头的蓝小湛只要看见魏婴就会一直碎碎念。
   
   “喂,你挑了半天了,随便拿一个就好了,你以为娶媳妇啊。”
  “你等等嘛,我这不是要挑防蛀效果好的嘛”
  “不就是牙膏吗?哪里这么多讲究,魏婴,你快点。”江晚吟肩头的江小澄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反而饶有兴趣地盯着魏婴手里的牙膏。
  “师妹,这你就不懂了吧,过几天会有吃不完的巧克力,不用点防蛀效果好的牙膏,你想去看牙医吗?”
   “去你的,什么师妹,再乱说。我牙齿和身体都好的很,什么牙医、医院的,你挑快点吧,磨磨蹭蹭的,然后赶紧去买巧克力,难得今天有空就不要过几天再来买巧克力了,都不一定有空,你麻利点,回家还要做饭呢。”江澄抬脚在魏婴的屁股上踢了一下表示抗议,江小澄则在江晚吟的肩头一脸兴奋,很想再去医院的样子。
   “行行行,看样子需要防蛀牙膏的是我和金凌,你是用不着了。”魏无羡肩头的魏小婴一脸惆怅
   “连情人节都不知道,怎么会有人给江·铁板·澄送巧克力呢,阿凌的舅妈是彻底不用指望了。给被江澄的脸迷惑的妹子点蜡,心疼一秒没舅妈的阿凌。诶~”

    “刚才,他踢了他一脚,打情骂俏嘛?还要送情人节巧克力?回去做饭,同居了嘛?”
    “刚才,他被他踢了一脚,打情骂俏嘛?还要有吃不完的巧克力?回去做饭,同居了嘛?”
       原本顶着明媚笑颜找弟弟的蓝涣和原本因为看见魏婴而高兴的蓝湛都一下如坠冰窟,两人肩头的蓝小涣和蓝小湛都耷拉下了脑袋,虽然两人面上都看不出一点波澜,但是肩头两个小人就差抱头痛哭一场了。还没开始就要失恋了吗?

怎么可能呢
晚吟是涣涣的
羡羡是汪叽的

后来的情人节

        魏婴使坏地把巧克力酱淋在身上,“二哥哥~今天可是是情人节哟,要送给心爱的人巧克力的,羡羡也送你,你要不要呀。”
     “恩”
        魏婴见蓝湛穿戴整齐地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觉得好笑,想再逗逗他,伸出手指沾上巧克力酱送进自己嘴里,故意吮出声音来,再沾一点,顺着锁骨滑下,在自己的胸腹上写下“魏婴♡蓝湛”,一双眼睛一直明晃晃地盯着蓝湛的两股之间。
     “魏婴,天天!”

   

     “送不送,送不送,到底送还是不送啊?”江澄刚洗完澡,额前和颈后的碎发上都沾了水,一滴透明的水珠滴下,滑过江澄蜜色的后颈,“啊啊啊啊啊啊,要不要送啊?”江澄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都想去抽根烟冷静冷静,了内心摇摆不定,肩头的江小澄却一直在肯定地点头。
        说到抽烟,刑警作为烟民比例最高的警种,江澄和蓝涣在一起之前也是一杆烟枪。戒烟,江·傲娇十足口是心非·澄才不会告诉你他戒烟是为了和蓝涣一起健健康康地白头到老呢。
    “哼,什么情人节要送心爱的人巧克力,都是小孩子的把戏,我和蓝涣都老夫老夫了,不需要的吧,再说,他今天都没有送给我巧克力呀,今天的举止还有点鬼鬼祟祟的,什么情况啊?”
       江澄手里拿着偷偷摸摸买来的巧克力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想好要不要送给蓝涣。浴室的水声停了。
   “他洗完澡了。”江澄瞬间脑补出蓝曦臣“美人出浴”的画面——白皙光滑的皮肤上还带着一点水汽,身上没有一点赘肉,肌肉线条流畅,笔直修长的双腿……还没脑补完江澄的脸已然染上红晕,于是他顺手把巧克力塞到床底,翻身,背对着浴室门,索性不去看,还拿起手机装作刷微博的样子。江小澄却是趴在江晚吟的肩头,双眼紧盯这从浴室走出来的蓝涣,看见蓝涣今天裹了浴袍还有一丝失望从眼中闪过。
    “晚吟,晚吟”还没等蓝曦臣走到江澄身边,蓝小涣就迫不及待地从蓝曦臣肩头跳下,跑向江澄,在他腰间推拉,想让江澄转过身来。“晚吟,你的脸有点红,是不是不舒服啊。”
    “没有”说着江澄转过身来,看见蓝涣一反常态地裹紧了浴袍,“果真是老夫老夫了吗?都不愿意给我看了吗,我对他没有吸引力了吗?曾经的干柴烈火,海誓山盟呢,哼!幸好没把巧克力送给他,不然多没面子啊。”
        蓝涣看着江澄微红的脸色又变为一点点的不满意,绯红色的嘴也微微撅起,便忍不住覆了上去。江澄心里有点不爽,蓝涣又吻地突然,便作势伸手挣扎着推开,没想到真把蓝涣推开了。“居然推开了,哼,平时挣都挣不开,今天怎么就推开了,果真是要变心吗?那我也不要喜欢他了。”江澄内心翻江倒海,赌气似的翻身不再理蓝涣。
        蓝涣低头,看着被江澄扯开的浴袍,和正不知为了什么和自己闹变扭的江澄,索性拖了浴袍,又柔声唤到“晚吟,晚吟……”
        江澄被他叫的不耐烦,“你又要干嘛?”说着又翻身面对蓝涣,只见蓝涣浴袍下面穿着白衬衫,衬衫上还印了字
     “我是情人节礼物🎁,巧克力!”胸前还有礼物盒的花纹。
    “神经病,你幼稚不幼稚。”言语不饶人,嘴角却翘起,江小澄更是变成了粉红色。
       蓝涣笑着不说话,换了个方向背对着江澄,背上还有字
    “别的巧克力都被吃掉了,你怎么还不吃我呀?”
    “你是什么口味的巧克力?不是我喜欢的口味我可不吃的”江澄故意发问。
     “白巧克力”蓝涣低头看着白衬衫和自己的肤色便脱口而出。
    “我不喜欢白巧克力,不吃。”江澄故意使性子。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笑意,江小澄更是抱着蓝涣不撒手。
    “那……我吃你好了。我喜欢夹心巧克力哦。”
    “蓝涣……唔……你混蛋……”

节后
    蓝医生和蓝副教授都是春光满面地去上班
        蓝涣:节日很美好,江澄很可爱,日日
        蓝湛:节日很美好,魏婴很主动,天天
   江警官和魏警官则扶着腰去上班
       江澄:老子的腰,蓝曦臣你个混蛋
       魏婴:老子的腰,二哥哥真厉害


单身狗伤不起
情人节小番外难产了一天
求安慰 求抱抱 @若水卿安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呀(是不是晚了点(╥╯﹏╰╥)ง)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