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六)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六)
    人物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刚结束手术,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准备下班的蓝医生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已经不早了呢”蓝医生好像想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脸上因为连续工作的倦容被笑意点燃,明媚的月光在蓝涣的眼眸里流转,好像融进了浩瀚星辰,因为疲惫打折的面容都在月光下动人心弦的绽放微笑。

“晚吟今天也在加班吗?”蓝涣掏出手机,向三毒发送消息。自从两个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工作之余总会聊上几句,虽然江澄一开始很不习惯蓝涣叫自己晚吟,可终究是文字,听不见他温柔如水的嗓音唤自己的表字,在江澄几次表示抗议,蓝涣都无动于衷之后,江澄也就默默接受了蓝涣叫自己晚吟这件事。

倒不是魏婴和江澄不亲厚,才不叫他的字,只是江澄觉得晚吟二字有点女气,他与魏婴又是从小一同长大,没皮没脸没拘束惯了的,向来都是直呼其名的,倒也是另一番亲切了。姐姐江厌离从来都是叫自己阿澄的,至于父母,父亲江枫眠大概更喜欢天性洒脱的魏婴一点,倒是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没有那么父子情深,母亲向来对自己期望颇高,亲切略少,他们二人向来都是叫江澄的。

江澄不似魏婴,魏婴喜欢与人交际,见这谁都喜欢撩拨几句,有一杆子的“朋友”,江澄从前只和魏婴玩的好,魏婴出事后江澄干脆醉心于工作,身边不是叫他小江的领导,就是叫他江队长的下属,和看见他“黑脸警草”就发怵的犯罪分子,多年来江澄并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江家出事之后,江澄就更加形单影只,唯一的安慰大概是小外甥金凌。

独来独往惯了的江澄,生活里冷不丁进来一个幽默风趣有内涵,颜值高脾气好的蓝医生,短暂的不习惯之后,江澄只感受到满满的和谐而已。就像很多年都没人叫过的“晚吟”,从蓝涣嘴里说出来,也没什么受不了的。

三毒:是的,今天也加班,不过就快下班了。

朔月:我也马上下班,没吃饭呢,你吃了吗?我们一起吧。我一个吃饭有点孤单啊。

三毒:……

警局里拿着手机的江澄,还是恢复了“好的”,可能是难以想象蓝涣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上浮现失望的神情。

朔月:我马上到警局门口了。

警局更衣室里,江澄和魏婴正在换衣服。江澄看着一脸兴奋的魏婴正在急吼吼的换衣服。

“师妹,你先回去,我不和你一起回家,给我留个门啊。”魏·真会聊·婴,自从和蓝湛互留联系方式之后,一开始还装成担心自己外甥教育问题的舅舅向年轻有为的高数副教授请教过一些教育问题,后来就在撩拨蓝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几天小有所成,魏婴又约了蓝湛宵夜,美其名曰可以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蓝湛的学生晚上不回宿舍什么的。

“师妹个屁,再乱叫,当心你的腿。你真看上那个大学老师了。”

“我不知道,反正他长得那么好看,我又喜欢长得好看的,再说了,他是老师,正人君子,能把我怎么样,我不会吃亏的。你放心吧。”

“臭美吧你就,我那是怕你祸害人家。你以前也撩,但你这兴奋劲一反常态啊,别自己陷进去了,人家不拿你当回事。阿姐知道的话又要怪我。”

“诶,我是谁,从来只有我撩拨别人的份,只有我让别人牵肠挂肚的份,谁能伤了我,放心吧你就。我先走了。师妹再见。”魏婴作死似的又管江澄叫了一声师妹。

江澄刚出警局的门就看见了停在不远处的蓝涣的车,想走上前先打个招呼再去开车的,等到江澄走到车边,才发现蓝涣已经手撑着头睡着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蓝涣,你都困成什么样了,还叫我一起吃饭,又做了一台大手术吧,早点回去睡觉啊。”江澄没好气的说着。

“晚吟,你来啦,那你来开车吧,我是真的饿了,一个人吃太孤单了,你陪我一起啊。”蓝涣说着打卡车门,把江澄推上驾驶位,自己去坐副驾驶,“不能因为工作就放弃吃饭啊,累、困都不是不吃东西的借口,忙了一天了,再不吃东西,你的胃能好吗?”

江澄本来还打算再说几句,但是蓝涣提到胃,自己还真的有胃病,就闭了口,不再言语。蓝涣心下了然。

“都这点了,饭店都关门了,吃什么?还不如回去洗洗睡呢。”

“我知道一家火锅店,现在还不关门,我们去吃火锅吧。”

江澄瞥一眼衣冠楚楚的蓝涣,怎么想他怎么和火锅店不搭,又好奇的很,自己也确实饿了,便开着车去了火锅店。

店里的食材确实很新鲜,蓝涣点了没什么刺激的菌菇汤,趁着江澄停车的时间,蓝涣连蘸料都调好了,江澄是云梦人,喜吃辣,蓝涣便投其所好调了微辣的蘸料,既照顾了江澄的喜好,又不至于伤了江澄原本就不太好的胃。自己的蘸料则是完全不辣的。

江澄只当两人的蘸料都是一样的内容,只是觉得辣的不过瘾,没有了解蓝涣的良苦用心。

江澄看蓝涣吃火锅时卷起了白衬衫的袖子,正好卡在手肘上,露出前臂来,白皙的肤色,隐隐看得见青色的血管,肌肉很好看的附着在尺骨和桡骨上,随着蓝涣夹菜,涮菜的动作变换着线条,不是骨感的前臂也不是和蛋白粉增加的肌肉,大概托了常年有规律锻炼的福,这肌肉任刑警江澄来看也是很漂亮的,再配上蓝涣英俊的脸,和绽放在嘴角的微笑,江·宇直·澄都移不开眼。江晚吟还勉强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在火锅上,肩头的江小澄一点不买账,脸红扑扑地看着蓝涣,眼里都是粉红泡泡。

蓝涣面上一直在注意火锅,实际已经偷瞄一晚上了,他对江澄的反应相当满意,嘴角的微笑更添几分真实的心意。肩头的蓝小涣双手撑头,笑眯眯地盯着江澄看,眼里全是温柔。

这边火锅吃得融洽。

“蓝湛,我来了,等久了吗?”

“没有”蓝忘机肩头的蓝小湛远远的就看见了快速靠近的魏无羡。本来黯淡的脸色一下开心了起来。
“是啊,等了很久很久了,从医院里不顾我满身血污抱住我的孩子,到火车站把孩子塞进我怀里的少年,再到学校讲堂里,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的魏警官。你是真的活的太精彩吗?对我而言那么珍贵的瞬间你就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吗?”

“来,我们快走吧,这夜宵一条街好多好吃的呢。”魏婴习惯了蓝湛的“一字千金”,知道他不是生气了,便拉着蓝湛开始往夜宵一条街进发。

“走吧”蓝湛对于魏婴拉着他走面上一愣,内心却是十分受用的。
“我也想和你一起走,想剩下的人生都和你一起走,你呢?你也有这样的想法嘛?还是,你撩拨我就像你撩拨过的其他人一样呢?如果有一天我说我喜欢你,想一辈子和你一起走,你会答应嘛?还是惊慌失措地把我推开呢?”

魏婴没注意蓝湛丰富的内心戏,只顾着拉着一个大帅哥去觅食。一个帅哥已经很扎眼,何况是两个帅哥同时出现,一朵高岭之花,一个撩人无比,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炽热的目光。姑娘们都盘算着上前讨要一个联系方式,小伙子都下意识抓紧了自己的女盆友。

“果真,蓝湛长得这么好看,走到哪里都吸引小姑娘啊。”

“果真,魏婴的人气一直都很高,他大概真的活得很精彩,所以才会一点都不记得我吧。”

两个人各吃一把老醋,这宵夜都没了滋味。

“我真的喜欢他吗?还是就做到朋友就好?”

“我要告诉他吗?他会接受我的心意嘛?”

天仿佛看穿了两人惆怅的心情,不见原本的晴朗,乌云遮蔽之后,竟然开始飘雨了。把两个人都浇凉了,原本乘兴而来,未尽兴便归,实在令人不快。

另一边,吃完火锅的蓝涣和江澄出了火锅店的门就懵了,这雨真是说下就下啊,还不小呢。蓝涣想着江澄没开车来,最起码得把人家送回家呀,叫人家开着自己的车回家也不是事儿,把心一横,“晚吟,走吧,送你回家。”

蓝涣努力让自己不去注意天地间的雨,不让自己的思绪回到那个雨夜,竟然是紧张地忘了开雨刮器,“蓝曦臣,雨刮器,你不开雨刮器怎么看路?”江澄看着蓝涣,觉得他不太正常。

自从蓝父蓝母在那个雨夜,遭遇车祸亡故,蓝涣就没法在雨夜开车了。此刻蓝涣的神经已然绷到最紧,原本收放自如的一举一动都没了自在,江澄看出蓝涣不对劲,不好拦他,只是打起了精神,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蓝涣一边管制自己的情绪,一边开车,强撑了一段,他以为可以撑到把江澄送回家的,之后再找借口对付过去吧,蓝涣心里这么想着,原本空旷漆黑的马路上出现了异常。

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两车相撞,车已然严重变形,白色的皮肤,因为失血过多而更加苍白,不断冒出的血染红了地面,因为下雨,晕染的面积更大,蓝涣眼里突然闯入这样的场景,刚才所有的抵抗,强装的所有云淡风轻在一瞬间被击垮,他愣住了,回忆又被拉回那个噩梦,忘了要变道避让,径直开向了原本就装在一起的两辆车。江澄的手覆上蓝涣的手,把住方向盘,猛打了一把,把车停在路边。

没有想象中的温热柔软,江澄握住的蓝涣的手只有冰凉僵硬。原本英俊潇洒的脸再无一点血色,眼眸里全是呆滞和惊吓,眉头打了结,两片薄唇微张,颤抖着呼气吸气,仿佛有什么话卡在了喉咙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蓝涣只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被推下了盛满虚无的万丈深渊,无法呼吸,无法呼救,无法自救,无感被封闭,只剩下绝望无助萦绕心间,在被虚无活埋之际,有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把他一点一点拉回了现实的躯壳。是江澄。

蓝涣拉开车门,像逃离地狱一样逃离了自己的车,走到路边,不顾地上的积水和天幕下的雨,坐在地上,任雨水打湿自己,江澄从蓝涣的车里找到一把伞,走到蓝涣身边,撑开伞,蹲下去,撩开蓝涣完全湿了的头发,托着蓝涣的下巴,直视这那原本光华流转现在了无生机的眼睛。

“蓝涣,看着我,没事了,都过去了,你拿着这把伞,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那边的车祸挺严重的,我是警察,不能不管的,我先去处理,一会就回来。”江澄用难难得的温和的声音和蓝涣说着话。

蓝涣伸手抱住了江澄,不管湿漉漉的自己蹭湿了江澄,一声轻轻的“恩”揉进了雨声里。

报警,设立警示牌,伤者被救护车拉走。等江澄把事情处理完,路边的蓝涣已经回过神来,身上狼狈不堪,眼里全是愧疚不安。

“我来开车吧,送你回家吗?还是?”江澄也是浑身湿透的样子,倒是不去计较蓝涣怎么了。

“去宾馆吧,我这样子不方便回家,我们都要洗洗,换身衣服。”

“好”

蓝涣从车里拿出两套衣服来,两人浑身滴水的去开了间房,引得前台接待多看了好几眼。

“晚吟先洗吧,今天真是对不起了,我……”

“没事”江澄一挥手,打断了想要道歉的蓝涣,进了浴室去洗澡,本来想问蓝涣能不能洗澡的,还是顾及蓝涣的面子,没问出口。

结果没等蓝涣洗完澡,江澄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带着一点点的鼾声,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黑色的头发带着未干的水汽支棱着,身上的被子也只盖了一半,露出一个略显消瘦的肩膀和半拉背来。

“这么不防备我嘛,如不是今日这样狼狈,当不负这一番景色。”蓝涣帮江澄盖好被子。听见江澄一声嘤咛,蓝涣的心仿佛浸润了花蜜,接着江澄把自己全埋进了被子里,只剩半张脸和乱糟糟的头发,全然不见白日的强势阴狠。

窗外的雨还没有停,蓝涣做好了失眠的打算,没成想听着江澄一点点的鼾声还睡着了,睡得并不安稳,却也没有了无尽的恶梦。




魏婴:二哥哥好招女孩子喜欢呀,吃醋了,想把他藏起来
蓝湛:魏婴好招女孩子喜欢呀,想把他关在家里天天
江澄:蓝涣的肌肉真是不错啊,抱抱我家涣涣,不怕啊,晚吟在你身边
蓝涣:抱紧我家晚吟,今天住同一家房了,四舍五入都同居了,开心,诶,我怎么留鼻血了,怪我家晚吟太诱人了

今天的内容有点小沉重啊  我的错啦
看原著的时候就觉得蓝大经历云深不知处被烧,父亲重伤不治,独自出逃的时候也还是一个孩子呢,纵然是光风霁月泽芜君也一定有一道心里的疤,这里就让舅舅来治愈他吧,让舅舅和一个“完美”的蓝大在一起,舅舅应该会有很大压力吧,觉得舅舅应该有想照顾涣涣的,偶尔也让舅舅宠一下涣涣吧。

明天可能会很晚才更 谢谢各位小可爱啦
最要谢的还是我家小宝贝 @若水卿安 啦,给我手写,一起用情头,爱你呦😘😘😘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