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八) 今日小辈出没,有追凌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八)      
今天有人物设定的介绍and  小辈出没,追凌。
   人物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新更的文在后面,前面是新写的人物设定,不在意人物设定的直接往后翻就是了。😂

附:今天上午和我家小宝贝一起二刷了昊然小哥哥,下午一起讨论了一下人物设定和剧情发展。

在这里更改一下人物设定   

蓝思追,蓝启仁的养子,父母死于传染病,管蓝曦臣叫大哥,管蓝忘机叫二哥。A中的高一学生,15岁。

蓝景仪,蓝系子弟,其父与蓝启仁同辈,在蓝氏工作,夫妻二人为蓝氏骨干,时常外派出差。景仪和思追相交甚好,同叫蓝曦臣大哥,叫蓝忘机二哥,A中高一学生,15岁。与思追同班。

金凌,金家次子金子轩和江家长女江厌离之子,金子轩和江厌离同为野生动物学家,常年在国外参与野生动物保护计划,金凌自小与舅舅相亲,小叔叔金光瑶也对他不错。14岁,A中的高一学生,与思追,景仪同班。常与舅舅江澄和大舅魏婴同住。

金子轩,金家次子,与江家长女江厌离相爱,二人育有一子,持有金氏集团股份,但与妻子醉心于野生动物保护计划,常年在国外工作。35岁。

金光瑶,金家私生子,后认回,金家长子去世,金家次子无意继承家族企业,后由金光瑶继承,金氏集团总裁。30岁。后与聂大,蓝大结义,为老三。

江枫眠,江检察长,52岁。其妻虞紫鸢。长女江厌离,长子江澄,养子魏婴。

江厌离,江家长女,35岁。与金家次子金子轩相爱,育有一子,金凌。江厌离与江澄、魏婴自幼交好,十分亲厚。

江澄,江家长子,29岁,刑警队长。十分宠爱外甥金凌。江澄与魏婴自幼同窗,后为同事,二人日常互怼。

魏婴,江家养子,29岁,刑警队长。曾帮助市里打拐,曾打入当地贩毒团伙,帮助打击贩毒势力。

聂明玦,聂家长子,35岁,军区军官,中校军衔。后与蓝涣,金光瑶结义,为大哥。

聂怀桑,聂家次子,24岁,A大研一,爱好文玩,考古专业。

蓝涣,蓝家长子,31岁,市立医院外科医生,蓝主任。持蓝氏股份,无接管蓝氏意愿。后与聂大,金光瑶结义,为老二。

蓝湛,蓝家次子,29岁,A大高数副教授,蓝老师。持蓝氏股份,无接管蓝氏意愿。

蓝启仁,蓝氏家族总裁,50岁,蓝涣与蓝湛的叔父。

把附写在前面的我也是没谁了😂

真·第八章

蓝曦臣原本还担心自己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人设出现裂缝,江澄多少会失望,没想到江澄与不完美的蓝曦臣交往更为融洽自然。蓝曦臣心里自然高兴,脸上原本温柔的笑更添几分真情实意,引得意愿不少女医生、女护士、女病患神魂颠倒。

与蓝曦臣喜滋滋的内心不同,蓝湛却高兴不起来,从前天天找自己聊天的魏婴现在不天天撩拨自己了,不再没话也找话聊了。蓝湛的日子本来单调,由于魏婴的出现才有了些波澜趣味,现在这点趣味也有点式微的意思,蓝湛心里很是不舒服。

蓝湛对魏婴的撩拨其实颇有几分受用,但又想着魏婴天生的笑脸,天性洒脱,说不定见了其他人也一样撩拨,内心便是晴转多云,还有点怨魏婴对从前的种种缘分一点不记得,又担心是魏婴装作不记得,实则是察觉了自己不一样的心意,不愿接受罢了。还一边盼着自己能与魏婴的关系再亲近一些,好同他讲思追的事,即是完成思追的心愿,又可以试探一下魏婴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蓝湛天生面冷,与魏婴的关系仿佛永远不远不近。蓝湛不说,他的学生却都是感觉到蓝湛的冷意更浓。

在同一所大学,蓝湛是老师,怀桑是学生,难免碰面,聂二知道蓝湛与蓝涣不同,是个面冷的人,难以亲近,但因为自己大哥和蓝涣的关系,见了面总要打招呼,这几天见蓝湛愈发冰凉的气质,巴不得碰不到蓝湛,平常的招呼都打得磕磕巴巴。蓝湛见聂二的情状,又想着是不是自己是太冷淡了,和魏婴的关系才不能更进一步,脸色便愈加寒冷,淡色的眸子里清清冷冷的,看得聂二发抖。

蓝湛在学校有个粉丝团体,大多是学生,她们见蓝湛愈发冰冷,担心得很,又不敢问,知道聂二和蓝湛认识,就去求助聂二,聂二被一群学姐学妹缠得没办法,只好和二哥蓝曦臣旁敲侧击。

蓝·读弟机·涣,对自家弟弟的异常早就察觉,他知道蓝忘机和魏婴的种种缘分,也知道自家弟弟大抵是喜欢魏婴的,此番异常,定和魏婴有关,却没直接询问,怕伤了弟弟的自尊,又觉得弟弟有能力处理自己的感情,怕自己贸然参与反而得不偿失。有心从江澄那里打听,却又怕是江澄的伤心事,不敢问起。一边是弟弟,一边是江澄,蓝曦臣觉得自己心里的天平好像偏向于江澄嘛。

魏婴其实不是故意冷着蓝湛,实在是他和江澄太忙了,忙着跟进一个潜逃八年的杀人犯,上面的压力大,又怕打草惊蛇,江澄和他已然是两个星期没有好好休息了,家里的金凌也是苦不堪言,周一到周五在学校吃食堂,本来指望这周末能回外公外婆家改善伙食的,却被交代不准回去,怕两个老人担心江澄和魏婴。金·大小姐·凌周末只好在家吃速冻食品,简直苦唧唧。

“思追、景仪,我们晚上不吃食堂了吧,定外卖吧,我已经两个星期没吃上像样的饭了,受不了了。”

“怎么会?你舅舅和大舅不是很疼你吗?”景仪疑惑地不行。

“那也架不住他们有案子要盯啊,我都两个星期没见过他们了,家里的速冻食品都吃完了,还不让我回外公外婆家改善伙食,怕他们担心我舅舅他们,这两个星期我都瘦了。你们就陪我点外卖嘛,学校食堂实在不好吃,你们就不觉得嘛。”

倒不是蓝思追和蓝景仪觉得学校食堂好吃,只是蓝家的家教,也不去嫌弃什么,何况蓝涣和蓝湛都会一点,虽不是珍馐,倒也不难吃。从前说,君子远厨庖,现在这做饭倒是独立生活的关键了,所以蓝家人多少会一点。

“行啊,那就外卖吧。”思追倒不是吃不下食堂的饭菜,只是心疼饿瘦的金凌。

一切都很顺利,三人到门卫拿外卖的时候却真好被下班的班主任抓住,当场没收了外卖。

“学校有规定不许点外卖的,你们还点,违反规定了。还有,哪里来的手机定外卖啊!学校里明令禁止不能把手机带进学校的,你们全当耳旁风嘛!学生守则看了吗?班会白开的嘛?才高一就不服管教了吗,没见过这么皮的学生,你们来学校是学习的,不是享福玩乐的,你们对得起家长和自己嘛?”孙老师把三人带回办公室一顿训斥。“谁带手机来的,趁早给我交出来,今天幸好是我抓到你们啊,如果是教导主任呢,早就处分了,快点把手机交出来,晚自习不用上了,在这里给我写检查。”

金凌用手机点的外卖,外卖单上电话姓名印得明明白白,自知糊弄不过去,把手机递给了班主任,同时向思追景仪递眼色,意思是,交出一部手机就够了,不用波及他们两人。

孙老师见金凌交出手机,又见蓝思追和蓝景仪和金凌混在一出,总觉得是金凌带坏了两人,心中不满。

“你们两个,刚开学的时候多么懂事乖巧,现在怎么老和金凌混在一起,别看现在成绩没什么影响,长此以往,必定会影响学习的,自己多反思反思,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孙老师怕其他班的学生成绩超过蓝思追和蓝景仪,总忍不住提点几句。

金凌听着话头是怪自己影响人家了,心中不快,少年总是骄傲一些,金凌又向来要强,从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

“你看你还不服气,”孙老师见金凌脸色黑了,“金凌啊,不是我说你,有父母在身边教育,和没有父母在身边教育就是不一样,你看你和舅舅们生活,他们到底不是你父母,能完完全全、尽心尽力教育你吗?不能。你父母在国外工作,保护什么野生动物,就是对你的成长,你的教育的缺席,难道你在他们心里就不及野生动物重要吗?他们赋予了你生命,就应该肩负起教养你的责任,他们这是极度的对你的不负责任。”

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老师,听着孙老师的话,都对金凌投来了打量的目光,怀疑,好奇,独独缺了善意,金凌感受到身边异样的目光,甚至听见不怀好意的揣测和讨论声。

“缺少陪伴,缺少教育,他们这绝对是不合格的,不合格的家庭环境对你的成长是不利的,父母对你的教育的缺席是他们巨大的错误……”孙老师还喋喋不休。

“够了,老师,你不了解我家的情况就不要随意评论,我家的家事不用你操心。我的舅舅对我很好,我的父母没有缺席我的教育,我的家庭环境也没有问题。”金凌听着孙老师的话,先怪舅舅,后怪父母,再怪整个家庭,又重点批评自己的父母,实在是气急了,攥紧了拳头,粗着嗓子说了出来。

“怎么了?你还对我有意见了?我是你班主任我说你说错了吗?我这是关心你,你还不识好歹嘛!”

“孙老师,未知全貌,不予置评。”思追用蓝湛说的话替金凌解围。

“是啊,孙老师,这可是金凌的家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景仪也是心直口快。

“好啊,你们一个个都可以啊长本事了!”

办公室其他老师看苗头不对,女老师都安慰着孙老师,说着“还小,不懂事”的话,又帮着孙老师数落三人,“孙老师也是为你们好,不领情还顶撞老师就是不对。”

金凌本就是满腹委屈,又被一起女老师数落,心里实在气愤。思追、景仪哪里从来是好学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更是委屈难受。

男老师又担心三个小伙子闹起来,便把三人拉去空教室写检查。

金凌手里握着笔,眼睛瞪着桌上的白纸,胃里一阵阵的疼痛袭来,耳边不断回响孙老师对自己和对家里人的责怪,心里越想越气,慢慢红了眼眶。

“阿凌,孙老师她……”思追只当金凌是气急了,想着宽慰他几句。

“够了,她知道什么?她凭什么说我,凭什么说我家里人,什么都不知道还要道德绑架我嘛!”金凌也是委屈生气,加上胃疼,只当思追要替孙老师说话。

“你们是蓝家人,都知道当年温家在A市一手遮天的,温家见不得金、江联姻,我爸妈当是也是顶着压力结婚生下我的,表面看着风光正好,实则朝不保夕,生下我没多久,外公外婆就让他们避了出去,实在是被逼无奈的,外公外婆遇险,是舅舅一直把我带在身边,护着我,后来温家倒台,我也开始懂事,我感谢他们冒着危险生下我,感谢舅舅一直护着我,我也支持他们的工作,他们没有缺席我的教育,教我亲近自然,孝顺长辈,独立自强,维护正义……他们是很好的父母,是很好的家人。她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批评我的家人?我比别人差吗,她又凭什么看不上我?”金凌几乎是吼着为家人正声。

思追和景仪知道金凌委屈狠了,上前给金凌拥抱。

“我没和你说过,我的亲生父母不在了,我是被人贩子带到这儿来的,魏婴哥哥救了我,后来我被蓝老先生收养,跟着大哥,二哥,是他们照顾我,教育我,他们给了我新生,他们都是很好的家人。”思追把自己的身世告诉金凌,轻拍这金凌的背。

“我爸妈常年外派的,小时候就带着我到处走,行万里路去,见识了很多,到专心上学的年纪,我大多跟着大哥,二哥一起了,他们都是很好的家人。我们也不比任何人差。”景仪也安慰着金凌。

“是啊,我就不如阿凌勇敢,上次帮小林,还是阿凌胆子最大,直接杠。”思追顺着金凌的心意夸他。

金凌听着思追和景仪的话,心里暖融融的,只是胃疼得不到缓解,只好把手握成拳,抵在腹部,疼的额头都浮出一层汗来。

思追察觉金凌是胃疼得厉害,抱着金凌心疼得不行,叫景仪去办公室通知老师,校医早就下班了,看样子要去医院,一顿不吃不至于疼成这样,“金凌这是多久没好好吃饭了?抱着身上都是骨头,没什么肉。景仪和老师怎么还不过来。”

孙老师见景仪着急忙慌地跑来,本来有些不满,听说金凌胃疼地不行,又一下慌了神,“我不过收了他一顿晚饭至于吗?”

等到孙老师看见眉头紧皱的金凌软趴趴地被思追抱在怀里,金凌脸上还有泪痕的时候就彻底慌了,急忙叫思追景仪扶到车上,直奔市立医院。

蓝·日常值班·涣,就看见孙老师慌慌张张地带着自家小弟,小弟怀里还有一个金小公子,进了诊疗室。

“蓝医生,又是你啊,快点看看我学生。”孙老师还没把气喘匀。

“大哥,金凌他没事吧?”思追一脸紧张地问。

蓝曦臣给金凌泡了热水袋,捂着,又叫景仪去买了点白粥和面包,叫金凌慢慢吃点下去,很快就缓解了。

“蓝叔叔,能不告诉我家里人吗?我现在没事了,舅舅他们有案子盯,我不想他们分心,也不想外公外婆担心我,小叔叔那里也不要说,他会告诉我爸妈的,反正我都没事了,就不要告诉他们了。”

孙老师听着金凌的话反思着自己不久前的话。

“行啊,但是你要好好吃饭,知道吗?你舅舅的胃病是职业病,要好好地慢慢养,你年纪还小,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好,我知道了。”

“金凌,之前是老师说话欠考虑了,对不起。”

本就是少年心性,何况还有蓝曦臣在旁边,“没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也应该道歉的。”

“孙老师,对不起,我们之前顶撞你了,大哥,我们回去就抄家规。”

“但是金凌,你在学校使用手机还是要把检讨给我的,蓝思追和蓝景仪检讨就算了,你们把抄完的家规给我看一眼吧。”

接下来的几天蓝思追承担了监督金凌吃饭的任务。




思追:阿凌好瘦啊!
金凌:你才受,你全家都受!
思追:我是心疼你饿瘦了。
金凌:……我是夸你家里人身材苗条。
景仪:呵呵^_^
孙老师:好奇传说中的蓝家家规。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