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九)今日有曦澄 忘羡 枫鸢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九)
  人物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预告:今日有曦澄 忘羡 枫鸢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魏婴坐在指挥车里,看了一眼窗外的乌漆漆的天空,只有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天气预报明明说有雨啊,怎么没下呢,天气冷了啊,不知道今年会不会下雪。”魏婴心里不光惦记抓逃犯,还惦记着蓝湛呢,“我不去找他,他果真不会主动和我讲话,说不定是厌烦我呢,我们的关系会不会想这天气一样,冷着啊?”魏婴不自觉地自言自语嘀咕着。

“什么单于,我们盯的是杀人犯,还什么遁逃?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盯了半个多月了,成败在此一举。”江澄也紧张,毕竟上面催的紧,年前的专项行动,今年能不能过个好年,大抵要仰仗今天这一仗。

“大家注意,现在对一下表,9.45,OK,继续在原地待命,十点开始行动!”一下出动两个刑警队抓捕逃犯,重视程度可想而知。

与魏婴的云淡风轻不同,江澄的手心有点冒汗了。

蓝涣下班后在家煮着养生粥,凛冬将至,他惦记着金凌和江澄的胃,一个星期以来,只要有空,就会煮一锅养生粥,算着金凌放学的时间,熟门熟路地摸去江澄家,把粥给金凌嘱咐他明天早上喝了再去上课,其实每天的粥都是三人份,蓝涣想着,“万一晚吟晚上回家饿了,就可以吃我的粥了,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碰见晚吟呢,如果碰见的是魏婴,还能和他旁敲侧击一下忘机的事。”于是金凌隔三差五就接受蓝涣的爱心粥。

于是思追、景仪、蓝湛也笼罩在养生粥的关怀下。

“金凌的胃病快点好吧~_~,我不想喝大哥的养生粥了”思追心里苦唧唧。

“我也不想喝了”景仪表示我也苦唧唧。

“魏婴也是刑警,他有胃病吗?我是不是应该和大哥学一学煮养生粥啊。可以魏婴是无辣不欢啊。伤脑筋。”

“忘机不用担心,我来教你煮养生粥,用不用的到再说嘛。”蓝·读弟机·涣热情地叫自己弟弟煮粥。

“十点整,抓捕,开始!”行动很顺利,潜逃多年的逃犯,在A市改名换姓,娶妻生子,过着于常人无异的生活,刑警是从温暖的被窝把他抓出来的,他似乎已经适应平淡安宁的日子。他被扭送着出了楼道,天上开始飘落点点雨丝,他抬头看一眼家里的灯光,任雨淋在自己脸上,仿佛雨可以洗刷自己过去的罪恶。

“蓝曦臣,大概过两天会见报,潜逃多年的罪犯在我市的专项行动中被抓获。……”

“蓝湛,我今天抓住了潜逃8年的杀人犯,我厉不厉害,快夸我。”

江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和蓝曦臣说一下自己的收获,大概是平时交流习惯了。

魏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忍不住要去联系蓝湛,大概是平时撩拨习惯了。

今天的粥是蓝涣和蓝湛合作的作品,也是两个人一起送去的。

“晚吟好样的!
为你(江·热血刑警·澄)点赞.JPG”

“恩。”

“忘机,你想夸魏警官干得漂亮,要告诉他呀。”蓝·读弟机·涣忍不住说了出来。

“兄长说的哪里话。”蓝湛脸上面色如常,肩头的蓝小湛确实早就欢欣雀跃了。

“金凌,我们回来了,案子告一段落,我们周末回你外公外婆家,改善伙食啊!”魏婴刚进家门就高声喊着金凌。“谁家的保温壶?装的什么?”

“恩,哦,那个蓝涣叔叔和蓝湛叔叔送来的。”金凌怕把自己犯胃病的事说漏嘴,紧张地不行。

“蓝曦臣,你往我们家送粥做什么?”

“哦,那个,听思追说金凌和他讲,你们在盯案子,快三个星期没回家了,我有空嘛,就送点粥,金凌第二天早上好热了喝再去上学。”蓝曦臣如约,帮金凌瞒着江澄胃病的事。

“多麻烦你。”

“不会不会,金凌和思追、景仪是好朋友嘛,我是他们家长,帮一下应该的。晚吟你还没吃晚饭吧,把粥喝了再休息,大概还是热的呢。”蓝曦臣努力营造“好家长,好朋友”的形象。

“蓝湛蓝湛,你送来的粥嘛?你煮的吗?是给我的吗?”

“是,你喝了再休息。”

“好的呢,谢谢啦。
  给你小fafa.JPG”

“恩”

魏婴和江澄都一脸满足地喝了粥。

原本打算约上江澄,魏婴一起聚餐的,却因为他们要回江家搁置了。

“三娘子,明天周六,阿凌回来吃午饭,晚上魏婴和江澄也回来吃,你明天去菜场多买点菜,给他们做顿好的。”江枫眠接了金凌的电话就交代虞紫鸢明天去多买点菜。

“用你交代嘛?我外孙、儿子回来,我能不多买点菜,做顿好的吗?倒是你,别散步忘了时间,叫人家等你开饭。”

江枫眠和虞紫鸢两人年轻时感情就不是很好,人到中年,双双在鬼门关走一趟又回来,还是争争吵吵不断,却比原来多了几分情意。

“外公外婆!我回来了。”

“阿凌回来了,快起洗洗手,吃午饭吧。三娘子,你怎么还没做好呀,外孙都回来了。”

“就会催,你怎么不去做饭呢?假把式!阿凌,来给外婆看看。”

午饭后

“阿凌,来和外公下棋,你外婆要睡午觉。”

“你干嘛拘着他下棋,让他自己玩去嘛。”

“你一上午买菜烧饭不累吗?睡你的觉去,我外孙陪我下盘棋怎么了。”

“外婆,你就去午睡吧,我陪外公下会棋。”

金凌会下一点,但是不精,实在忍不住好奇心。

“外公,我大舅还打过拐呢?和舅舅一起吗?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

“谁和你说你大舅打拐的事的?”江枫眠原本落子果断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我同桌,他说他是我大舅打拐救下来的,他还记得我大舅,我大舅认不出他了。”

“那是你大舅大一的时候,暑假里,坐火车回来,同车有一男一女,夫妻样式,抱着一个奶娃娃,牵着一个4.5岁的孩子。怀里的孩子一直哭,那对男女却不会哄,那女的也不喂奶,后来泡的奶费是过期奶费,你大舅就怀疑,那个4.5岁的孩子没有位置坐,就坐在过道上,那对男女也不去抱着护着,乘务员看不下去了,那男的才报起孩子,却没把孩子的头护在里侧,而是朝着走道的方向,你大舅怀疑那两人是人贩子。”

“后来你大舅又听见那男人和人打电话,谈孩子的价钱和交易的地点,确认了两人是人贩子,便通知了乘务员,你大舅就一直注意他们两人,车到站了,警察还没赶来,你大舅知道那男人直接在火车站交易,然后孩子会被人直接坐火车带走,心急如焚。”

“下车后,你大舅看见月台上有志愿者,找准时机,从男人手里抱过孩子,男人也慌了,想跑,你大舅就把孩子塞进了志愿者怀里,去追那一男一女和婴儿,那两人慌不择路,跳下月台,在车轨间逃跑,你大舅和他们纠缠,眼见又有火车进站,朝他们开来,你大舅趁他们分心之时抱过婴儿,又把他们推开,就下了两个孩子。”

“那我大舅可是英雄啊,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啊。”

“因为他推开的一男一女,一个摔伤了头,植物人,一个摔伤了脊神经,瘫痪。他只是个刑警学校的大一学生,还不是执行打拐任务的刑警呢。”江枫眠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那段往事。

原本兴致勃勃的金凌也蔫了下去。

“好了,不说了,不下棋了,阿凌,我们出门散散步,吹吹风吧。”

“好。”



(怕我没写清,再交代一下,蓝思追是那个被人贩子贩卖的4.5的孩子,那个月台上的志愿者是少年蓝湛。这里交代一下思追身世和蓝湛和魏婴从前的故事。

江枫眠和虞紫鸢的ooc很严重,我只是觉得互相斗嘴但是心里又记挂对方的模式听可爱ớ ₃ờ的。

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我对自己的估计有误😂,没有出现聂瑶😂,还是我家小宝贝 @若水卿安 快,我估计我写到聂瑶要过两天了。)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