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16)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十六)
人物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ps:女婿上门😂

蓝曦臣自从上次生病吃过了虞紫鸢的饭就一直和虞紫鸢保持着联系,先是夸虞紫鸢的饭好吃,再是关心江枫眠的身体怎么样了,又是帮江爸江妈看看平时的小毛小病,又说起自家小弟和金凌玩得好,时常一起学习,加上金凌对他和蓝思追的评价不错,蓝曦臣可以说是成功打入了江家,为自己向江澄表白,为江澄向家里出柜铺路。

虞紫鸢本来很是不满意江澄只有魏婴一个朋友的,如今来了一个蓝曦臣,比江澄和魏婴乖巧懂事多了,又是个优秀的孩子,日常生活比江澄魏婴贴心了不是一点半点,又不是自家孩子,不需要担心蓝曦臣的婚姻大事什么的,对蓝曦臣的印象不要太好,就差认干儿子了。

话说年底将至,江枫眠的身体经过落水也没什么大碍,虞紫鸢知道自家儿子和魏婴都忙,金凌又上了高中,家里一定没有人打扫卫生,就抽空去帮他们收拾收拾,不心疼两个大儿子还要改善改善小外孙的生活环境呢。

虞紫鸢一大早就和江枫眠一起去了江澄住的房子,帮忙收拾卫生,大扫除,该洗的洗干净,夏天的衣服收拾起来,把鞋子拿到阳台上晒晒,冰箱里的过期食品扔掉,买点新鲜的放进去,江枫眠本来不愿意做这些,虞紫鸢放心不下才把他拖来了。虞紫鸢给江澄收拾衣服的时候倒是发现一条没加过的毛毯,仔细看看还在毯子的边角上找到一个“涣”字,心里有点疑惑,拿着毯子去找江枫眠。

“你看看这个,怎么回事?”

“不就一条毯子?”江枫眠不明所以。

“你仔细看,家里愿没有这毯子的,你再看看这字。”虞紫鸢颇为嫌弃地说着。

“恩,涣,怎么了?”

“你说是不是蓝涣的涣?”

“说不定是个新牌子呢?你也想太多了。呶,这衣服干了,挂去江澄的衣橱里吧,说着把一件白衬衫递给虞紫鸢。”江枫眠不愿意太多干预儿子的事。

“是吗?没听说过这牌子呀。诶,这衣服不是江澄的尺码呀,大了一号,江澄也没穿过这牌子的衣服诶,是不是魏婴的。”

“这是从江澄房里拿出来的,再说了魏婴和江澄是一个码呀,啊呀,儿子买件衣服要和你打报告吗?说不定是新买的,码数错了呢。”

“这就不是新衣服,明显穿过一阵的,你儿子买错了码,还能不去换吗?这件一定不是江澄的。”虞紫鸢觉得这衣服的牌子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

“哪来这么多事,快点吧,还要回去做饭呢,我和老石约好了下棋呢。”江枫眠心里有疑惑,但是觉得自己儿子有自己的生活,不应该事事过问。

之前虞紫鸢为了感谢一下蓝曦臣,要江澄请人家吃饭的,被恐吓信打断了,又想着蓝曦臣夸自己做饭好吃就想着把人叫到家里来,自己下厨,自从从江澄那里发现“涣”字毯子之后心里就不安,觉得自己儿子脾气不好,时常黑着脸,说话又常带点讥讽的语气,怎么就和蓝曦臣成了朋友,何况蓝曦臣还叫自己儿子“晚吟”,虞紫鸢是越想越担心,想着要把蓝曦臣叫到家里,看看他们的反应,有苗头要即使制止。

也不通过江澄叫蓝曦臣来家里吃饭了,怕他们暗中通气,就自己确定了时间,叫叫江澄魏婴蓝曦臣来家里吃完饭。

虞紫鸢怕江澄和蓝曦臣有点什么,晚上就直接摊牌,又怕两人没什么,今天被自己误会之后,朋友没得做,心里七上八下的,饭也没什么心思好好做,担心一阵只觉得要快点给江澄安排相亲了,不知道网上相亲靠不靠谱,还是婚介所靠谱,自家儿子长得好看,年轻有为的,就没有小姑娘追他吗?怎么29了还不见把女朋友带回来看看,魏婴那个天天撩的,也没有带个把女朋友会,真是越想越烦。

朔月:晚吟,你妈妈今天叫我去家里吃饭。
三毒:是吗,怪不得叫我和魏婴一定回家吃饭呢。对半是要谢谢你救我爸的事吧,你也是,夸她的菜好吃,才要叫你回家吃吧。
朔月:晚吟是不想我去你们家吃饭吗?我有点紧张呀,准备点什么好呢?阿姨和叔叔喜欢什么?
三毒:你是希望我妈收了你的东西,再叫你去吃一次吗?有完没完了。
朔月:这是个好办法。
三毒:呵呵,你蓝曦臣待人接物找不出一点差错的,还要问我,不说了,问了晚上作陪,我要去工作。
朔月:晚吟去忙吧,晚上见。

晚上蓝曦臣还是买了茶叶和围巾,小区门口又买了点水果才敲响了虞紫鸢家的门。

“江叔叔好!身体挺好的吧。”江枫眠开了门,蓝曦臣脸上是一贯完美的微笑。

“你看你,来吃个晚饭还带什么东西。”

“一点小心意,这是给您的茶叶,这是给江妈妈的围巾,……”蓝曦臣说着就把东西递给江枫眠。

“江澄他们还没回来呢,她还在厨房做饭呢,我们先喝茶等他们好了。”江枫眠带着蓝曦臣去喝茶,蓝曦臣对茶也有了解,就和江枫眠聊了起来,还拍了一张喝茶的照片给江澄。平日里江澄和魏婴对茶的兴趣不高,金凌也是,难得有人和自己聊得起来,又说到围棋,蓝曦臣也聊得愉快,江枫眠高兴得不行,简直要结为忘年交,江澄要真是和他是这样的关系也没什么,他们喜欢就好,反正又是合法的,还有人可以和我聊聊茶道围棋什么的,不错啊,江枫眠对蓝曦臣到没有虞紫鸢那般担心。

虞紫鸢把最后的菜端出来,看见江枫眠和蓝曦臣相谈甚欢,江澄和魏婴却还没有回来,“老江,给江澄他们打个电话,催一催,怎么还不回来。”

“打过了,没人接。”

“真是的,怎么回事,还不回来,还叫蓝医生等着。”虞紫鸢此刻很想联系上江澄,叫他快点回来。

“阿姨,多半是他们有什么急事要处理,晚吟不是故意迟到的人,我们等一会好了,反正我也还不饿。”蓝曦臣更想和江澄一起吃,也不希望江澄回家吃的是冷的,对他的胃不好。

“是嘛,我也不饿,我们正聊得好呢,等一会他们吧。”江枫眠和蓝曦臣正聊在兴头上。

一个小时后

“我们回来了,真不好意思,有急事要处理,不是故意晚回来的。蓝涣没久等吧。”魏婴打开门就说个不停。

“你们还好意思说,叫客人等你们。”虞紫鸢有些不满。

“不是说了有急事吗,人没事就好。”江枫眠到不在意他们的晚归。

“我是没事,江澄有事。”

“什么?”一下子虞紫鸢和蓝涣都紧张了。

“瞎说什么,就是擦破点皮,没事,别听他瞎嚷嚷。洗个手吃饭吧,不是久等了吗。”江澄向来不喜欢别人为他担心。

“我去把菜热热。老江你去看看要不要开瓶酒。”虞紫鸢不好意思让蓝曦臣吃冷的。

“不用了,快点吃吧,叫人久等了。”江澄把蓝曦臣的久等又提一边,又不是我叫你来的,魏婴说久等你也不谦虚一下。

“还是吃热的吧,吃冷的对晚吟你的胃不好,我看看哪里擦伤了,严不严重,涂点药吧。”蓝曦臣担心江澄的擦伤。

“我说了没事,就是手上一点而已,没两天就好了。”江澄不想大惊小怪。

“还是涂点碘酒吧,酒就不喝了,我开车来的,酒精对伤口愈合也没好处,还是下次再喝吧。”蓝曦臣看江澄的右手骨节上有六七处擦伤,有点点干涸的血迹,把原本白皙修长的手弄得脏兮兮的,蓝曦臣心里一疼。

江澄也大大方方把手伸过去,让蓝曦臣涂碘酒,碘酒擦上伤口,一点刺痛,江澄的眉头轻轻一皱,又马上舒展,大概是早就习惯了。江澄表现得越平常,蓝曦臣就越心疼。

虞紫鸢看着蓝曦臣给江澄的手涂碘酒说不出的感觉,又感觉两个人坦坦荡荡的,好像没什么,又觉得蓝曦臣担心江澄的胃病什么的,心里简直一团乱麻。把汤端出来的时候更是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人被江枫眠扶住了,脚却扭了,一大碗汤倒是全泼到了蓝曦臣身上。

江澄挨着蓝曦臣坐的,听见“嘶”一声的吸气,大概是烫着了,蓝曦臣却是没管湿淋淋的自己,转身去看虞紫鸢的脚,确定是普通扭伤问题不到大,还嘱咐了一堆“注意事项”。

“蓝医生不好意思哦,你看……”虞紫鸢真是很不好意思,叫人吃饭,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把汤泼了人家一身。“家里有江澄他们的衣服,快点去把汤擦一擦,换件衣服吧,不要感冒了,汤蛮烫的,烫到了吧,江澄你带人去换件衣服呀,涂点烫烧膏什么的,真是不好意思的。”

“把湿衣服脱了吧,是我用过的毛巾,知道你洁癖,没什么办法了,你擦擦干净吧,我去给你拿件衣服,可能有点紧,这是烫伤膏,你是医生,自己看着擦吧。”江澄说完就出去了,蓝曦臣还有点小惆怅,晚吟对我脱衣服就没点好奇心吗?

“晚吟能不能帮我擦一下烫伤膏?”蓝曦臣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

“你自己不能擦吗?”

“我,够不到。”蓝曦臣把话说的可怜兮兮的。

“好。”江澄看见蓝曦臣背上红了一大块,不自觉对比起自己和蓝曦臣的肌肉来,自己是精瘦型,没什么肉,蓝曦臣的肌肉比自己的更好看,每块肌肉下面都是磅礴的力量。

“好了,穿衣服吧,你看吧,来我家一趟,这么多事。”

“谢谢晚吟。(能来晚吟家吃饭,看见晚吟,)这些没什么。”蓝曦臣还是没把前半句说出口。

一顿饭也算融洽,虞紫鸢故意说出担心江澄找不到女朋友的话,也打听蓝曦臣有没有女朋友的事。

“晚吟这么优秀,长得又好看,不愁没人喜欢他的,只是还没遇到合适的吧,……”蓝曦臣把江澄夸得很好,“我有喜欢的人,但是还没告诉人家呢,怕人家拒绝我,也怕他家里人反对我们。”

“是吗?蓝医生这么好的条件,那个女孩子一定很开心的,家里也一定很喜欢蓝医生的,那个女孩子真是好福气哦!”

“是个很优秀的,很好的人。”蓝曦臣不能应下自己喜欢的是女孩子,也不敢说自己喜欢的就是江澄,只好说是个很好的人。

江澄还不清楚自己对蓝曦臣是不是真的想在一起的喜欢,听着蓝曦臣说有喜欢的人,是个很好的人,心里倒是有点失落的。

魏婴听着蓝大有喜欢的人,更加觉得自己把江澄的资料给沈清的婚介所是明智的选择了。

饭后,江澄和魏婴去洗碗,江枫眠还是拉着蓝曦臣去喝茶,虞紫鸢走进卫生间,拿起蓝涣的衣服,想看看汤湿了多少,却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江澄多出来的那件衬衫和蓝涣这件是一样的牌子,一样的尺码。

今天下午没课,抓紧码了点字,谢谢各位小可爱啦,最要谢谢我家小宝贝 @若水卿安 ,亲亲抱抱举高高哦⊙∀⊙!😘😘😘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