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 归隐江湖外,寄情尘世间(三)

「曦澄」 归隐江湖外,寄情尘世间(三)

入夜,江澄还在批阅奏章,进来朝局不稳,他又并非精于此道,江澄要更用心一点,讽刺的是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用,他看见的都是白相希望他看见的,他的决策也都是白相意料中的,所做的一切不过在为自己的覆灭添砖加瓦而已。早就到上床睡觉的时间,江澄穿着中衣坐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解释当年的不告而别吗?

宫墙外一抹白影划过,凭蓝曦臣的身手想暗潜入宫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他想去见见江澄,见见那个自己和自己诗酒江湖的少年,见见那个白相嘴里昏庸无道的帝王,,见见那个一直带着自己佩剑的人,再望一望早就刻在心里的杏眼。

没有歌舞升平,没有风花雪月,只有灯下批阅奏折的帝王。

江澄也不知道他两人怎么就到了这一步,只记得一句句轻唤的“阿澄”和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江澄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早就不见蓝曦臣的身影,只有被动过的佩剑和隐隐反酸的腰,提醒他昨晚的离经叛道。

天还没亮,蓝曦臣很不愿意放开怀里的人,捂了一夜,这人身上才有点热气,但是不能叫宫里的眼线发现了,蓝曦臣还有其他的事要去做,蓝曦臣走的时候,怀里揣了一张江澄的字做念,接下来蓝盟主应允了白相的提议。

闹灾的地区形势越来越严重,京城外的流民也越来越多,江澄依旧被白相蒙在鼓里,没有一点应对措施。终于,各地由蓝盟主的人带头的起义爆发,又被颇有民心的蓝曦臣安抚,京城外的流民和白府的府兵里应外合攻破了城门。

宫城里的江澄才如梦初醒,昨天还是当朝宰相的白家,今天就变成起义军拥护的首领了,不要他下诏禅位,看样子是要斩草除根了,云朝的大厦,倾塌在即。

之前一直在更现代的小番外,放了一下小可爱 @提线木偶 的点梗,今天是课上码字,先过渡一下,  晚点大概还要再更的。😂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