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二)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二)

“二哥哥,你明天是不是要跟着叔父忙,我明天上午想去山下一趟,可不可以?”
“魏婴,明天各大家主都会来,晚上还有晚宴,你……”
“二哥哥你放心,我下午一定回来,不会有事的,我和小澈说过了,她说明天上午还有些东西要采买,我带着小辈们去,她帮我和叔父打掩护,好不好嘛?羡羡在云深不知处这么久有点无聊啦,放我出去玩一下,我下午一定回来!蓝二哥哥好不好嘛?”

蓝忘机明显感受到自家道侣的撒娇技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眼里满是期待的神情,蓝·宠妻·湛还是点头同意了。反正有小澈帮着打掩护,叔父那里应该不碍事了。

说是采买,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蓝思追本来分配了其他更重要的事,蓝涣想着到底少年心性,还是吩咐蓝澈,叫思追负责下山采买,好叫金小宗主和他们一起下山放松一下,省的拘在云深不知处和一群老前辈在一起无聊,江宗主大概也不会一大早就赶到云深不知处来,索性叫他们放松放松。

出了云深不知处,一行人跟着魏婴以船代步,魏婴坐在船头,暖融融的阳光撒在他身上,说不出的慵懒惬意,蓝湛在的话多半要他注意形象了,只是身边都是蓝家小辈,心里多半都羡慕着魏婴的潇洒呢,也没人说什么,至于金凌正和蓝思追看着对面驶来的小船。

荸荠,对面过来的船队上都装了荸荠,红褐色的外皮,个头都不小,看着很是新鲜,还带着泥水,思追正打算买一些给金凌,这场面倒叫魏婴想起来年少时求学姑苏和江澄他们吃枇杷的往事,现在,挺好的,魏婴还是私下买了不少预备给江澄。

采买很快就结束了,魏婴估摸着时间叫思追他们直接回云深不知处复命,自己却是走进了山下小镇的湘菜馆,选了二楼靠窗的隔间,推开窗就看得见通向云深不知处的主路,点的全是地道的湘菜,自然少不了天子笑,却不急着上菜,只是对店小二吩咐几句,就自顾自坐在窗边喝着茶,眼神不时撇向窗外。

江澄从三毒上下来,落在这个小镇,很多年过去,它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大概是午饭点,去云深不知处吃菜叶子?江澄还是默默走到湘菜馆的门口,才刚进门店小二就迎了上来,“紫衣,长得好看,黑着脸,右手食指上有戒指”全对上了。

“客官楼上请,这边来。”店小二也不多说就带着江澄走向魏婴那间隔间。“客官可以上菜了吗?”

“江澄你比我预计的晚了一点,我都快饿死了,上菜吧,别忘了天子笑!”魏婴有意说江澄晚了一点,他都猜到江澄不会上云深不知处吃午饭,大概是在山下吃完再上山的,所以才特意在这里等他。
“就你话多,怎么下山了?蓝湛不拦着你,蓝启仁知道不说你?”大概会点好酒菜等江澄只有魏婴一人,江澄也不惊讶,径直坐下来喝茶。
“不怕,我和蓝湛说好了的,下午回去,再说了有小姑子帮我打掩护,怕什么?蓝大哥今天白天不出来,外面还要靠蓝启仁和蓝湛撑呢,他没空管我,你就吃你的饭吧,请你吃饭也不说谢谢我。”
“是你的钱吗?蓝湛的吧?谢你做什么?那包是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
“荸荠,刚买的,送给你吃,挺甜的,还新鲜。这季节没有枇杷,买了荸荠。”
“又不是小孩子了。给金凌吧。”
“金凌有的吃,用不着我送。他昨晚到的。”
“哼,不务正业,只知道贪玩。”
“他还是孩子,你不要心急,金凌做的挺好的,再说了还有你帮他呢。”
“呵,不知道蓝家有什么好,一个两个都喜欢。怎么挑了这时候办清谈会,蓝曦臣还闭关呢?”
“小姑子推荐的日子,过两天要下雪,江南卧雪图,诗情画意,大哥出关了,晚上就看得见。吃饭吃饭,饿死了。”

魏婴偷偷带了两坛天子笑,然后和江澄一起走上云深不知处。
当年姑苏求学时也是这般,为了表示尊敬,一律在山下小镇停止御剑,由石阶走上云深不知处。少年魏婴还颇为不满,认为这是虚礼,一路和江澄打闹着上山,如今江澄是家主,自然要讲求这些,魏婴重生之后灵力低微却是没有御剑而上的能力,江澄心里有点泛酸,看看魏婴,好像还挺享受,当成饭后消食一般,毫不在意。时光仿佛回到多年以前,云梦双杰还能肩并肩地走在一起。

蓝家的门生远远就看见一袭紫衣的江宗主,通报了进去。

江澄再抬头时看见石阶尽头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白色身影和一个矮了不少的金色身影,只当是蓝湛来接魏婴。“金凌这臭小子还算有良心,难得身边没跟着蓝家小辈。”

“舅舅!大舅!”
“江宗主。”

我是不是石阶走多了,眼花了,蓝湛怎么笑了?“含……泽芜君。”
“大哥。”

午饭后的金凌收到了金家送来的书信,有些棘手,拿不定主意,去求助蓝曦臣,“还是半大那个少年就要操心这些,虽然还不成熟,但也看不出一点怯懦,心思还是澄澈,不带心机的样子,大概是像了舅舅吧,看来江宗主把他教的不错。倒是我闭关避世逊了一筹,晚辈求助要帮的吧,江宗主知道会不会不高兴?”蓝曦臣正在纠结要不要插手时,门生来报江宗主到了,就干脆和金凌一起出来迎江澄。

蓝宗主看着拾阶而上的两人,仿佛回到了多年前迎接来姑苏求学的世家公子的场景,当年细眉杏眼,锐利俊美的少年又出现在他眼前,姑苏双璧还是姑苏双璧,云梦双杰还没分崩离析,眼前又闪回这多年的种种,阳光里的三毒圣手还是那么骄傲的人,那个略带青涩的少年慢慢和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江宗主重合,还带了一瞬间认错人的窘迫。蓝曦臣听见什么东西融化的声音。

这里蓝涣和蓝湛他们都管蓝澈叫小澈,各位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建议,小妹?阿澈?还是起个字什么的,大家给我点建议就最好啦。😂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