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三)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三)

蓝启仁并不在,魏婴就大大方方去找蓝湛,剩下江澄和蓝涣寒暄几句,幸好金凌有事求助江澄,否则江澄实在不知道该和泽芜君在门口说些什么话题,江澄向来独来独往,懒得去做这些表面功夫,蓝涣知道这些。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三弟,独来独往的江澄,很不一样,蓝涣现在倒觉得这是江澄天大的好处了。

金凌事急,拉了江澄就走,等不到蓝家门生给江澄带路去自己的房间,江澄心里记挂着帮金凌要紧,把事情处理完才发觉不知道自己该回哪里去。只好在云深不知处胡乱散步,反倒不着急了,蓝涣吩咐下去不必拦着江澄,蓝家门生大多知道“惹哪家不要惹江家,惹谁不要惹江澄”加上宗主吩咐过,自然都不去靠近江澄,搞得江澄一路都没找到门生带路去自己的房间。

从前只有江家,现在还有金凌和金家,江澄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什么的,他可以独来独往,但是金凌尚坐不稳家主之位,金凌该怎么办?现在他可以罩着金凌,万一呢,万一自己有点什么,金凌该怎么办?仙督之位还悬着,四大家族还是四大家族,装疯卖傻的聂怀桑,年轻气盛的金凌,还有叫人捉摸不透的蓝涣,其余各世家也都各怀心思。

江澄还在胡思乱想,“江宗主,请随我到寒室和杯茶吧。”蓝涣的声音却在背后响起,江澄也不知道怎么着就走到了寒室门口,正遇上回来的蓝涣,也不好明着拒绝,只好随着蓝涣进了寒室。

江澄之前没进过寒室,如今进来一看和江澄想象的差不多,干净利落,品味不凡,桌子上还有一盆洗干净的荸荠,想来是门生刚送来不久的,江澄又想起魏婴说给他买的荸荠,眼神就多停留了一秒,泽芜君拿来待客的茶自然是上品,蓝涣泡茶的动作也是行云流水,很有名士风范,茶香悠然。江澄低头喝茶的功夫,蓝涣就拿着小刀开始削荸荠。

蓝涣削荸荠的动作自然流畅,没有一点局促,仿佛手里把玩的是玉器而非荸荠,江澄看着那双白白净净的手,一把小巧的刀,三两下就把红褐色的皮刮了个干净,下一秒荸荠就放到了江澄面前的瓷盘里,江澄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怔愣片刻,蓝涣已经削完了第二个,送进了自己嘴里,又开始削第三个。

“江宗主不尝尝吗?现在是冬天,正是姑苏出产荸荠的季节。”蓝涣说着话,把第三个荸荠放进瓷盘,又轻轻向江澄推了一下。

“不错,清甜多汁。”江澄不知道蓝涣想做什么,还是想说什么,就只好面对面坐着,幸好蓝涣开了口,左不过是无意于仙督之位,对金小宗主颇有好感,如果江澄和金凌不嫌弃,金凌可以放心地向他请教,蓝涣是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魏婴已然是蓝忘机的道侣,蓝家是承认了他身份的,江澄不必担心,希望江家和蓝家可以友好交往什么的……

蓝涣说得情真意切,而且事关金凌,魏婴,都是江澄心头担心的人,江澄的搭话自然也更加走心,不知不觉间蓝涣削完了所有荸荠,茶也喝尽,直到蓝澈来提醒蓝涣晚宴的时间。

“大哥,晚宴快开始了,叔父找你呢。江宗主。”蓝澈来的时候静室里的场面大概离相谈甚欢不远了。

蓝涣和江澄先后到达宴客厅的时候,各家家主还是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江澄一向不屑管别人的看法,只是自顾自落座而已,蓝涣也是一脸轻和的笑意,仿佛听不见众人的议论。

评论(10)

热度(58)

  1. 忘羡一曲,故人已归期。暮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