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五)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五)

江澄怀里抱着狗,蓝涣坚持把他送回房间才走,房间里有暖炉,江澄摸着狗毛,光泽尚可,也不想饿了很久的,江澄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躺在床上,尽是淡淡的檀香味,和蓝涣身上的一样,大概不止蓝涣,整个蓝家都是檀香味吧,不难闻,不张扬,倒有几分安神的效果,江澄晚上睡得还算安稳。天地间还在下雪,一夜未停。

第二天,整个姑苏都裹上了银装,十年来头一遭,蓝家的门生们都开心得不行,指望着再下大一点呢,原本安排在饭厅的早饭,也叫门生送到各位家主房里用,江澄起得比平时晚,门生送早饭来时,他尚在洗漱,便叫直接放门外了。

蓝涣倒是抽了空去找蓝澈。
“小澈,你能找点旧被子什么的给我吗?”
“江宗主把狗抱回去啦!”
“你怎么知道,你早就知道后山有狗?”
“初冬就发现了,云深不知处又不让养,我只好悄悄给垫了被褥,时不时去喂,后来发现是怀孕的母狗,昨天想着江宗主能把狗带着养就不错,我估摸着你们喝酒赏雪的时间我就去把东西收拾走了,好叫你们发现它。江宗主没起疑心吧。”
“你呀,没有。那你给我找照顾它的东西吧。”
“好好好,劳烦大哥送去给江宗主啦。”
说着从房里拿出一个大食盒,里面放好了保暖的褥子,还有一些给狗的吃食,关上食盒又看不出什么来。

蓝涣拿了食盒去找江澄,却发现门外的食盒,伸手一拎一模,没吃凉了,想着是江澄还没起,正看见一个拿着食盒的门生,便招手让人换一份热的来,江澄听见门外动静,就开了门,却看见蓝涣拿了一个与他气质很不符的食盒,正疑惑,蓝涣却是已经进来了。

打开食盒,便是一个狗窝,还有吃食,那母狗马上就钻进了大食盒,江澄倒是对泽芜君的印象又好上几分。

众家主先是赏了一下姑苏的雪,再开始议事,雪珠一落便是一天,积了不少,少年们都想着痛痛快快打个雪仗什么的,碍着家规和老持沉重的众家主才憋着。

晚饭后,又是各家喝茶的时间,金凌看自家舅舅还在和泽芜君他们讲话,就溜了出来,找了思追,景仪他们去打雪仗。思追正是面露难色。一个雪球就砸向他们一群人。

“谁?出来!”
“我。”
“小,小师叔,是你啊,干嘛要砸我们。”
“打雪仗啊,你们不想嘛?”
“想啊,可是……”
“行了,别为难了,大哥二哥和叔父他们大概没空管你们,去后山玩吧,记得时间,早点回来,还有机灵点,最后,离冷泉远一点。万一被抓到别把我供出来啊,去玩吧。”
“谢谢小师叔,小师叔再见。”
一行人雀跃着却又压抑着往后山去。

“你们小师叔挺不一样啊。”
“对,小师叔挺好的,我们和她关系还不错,她帮着我们打掩护。”思追向金凌解释着。
“可不是,她还叫魏前辈二嫂,就她私底下敢这么叫,还帮着魏前辈打掩护呢。”景仪也说着。
金凌好像看见了他大舅被叫二嫂时那开心又带点得意的小表情。

“小澈,喝点?”看着小辈去了后山,魏婴才现身。
“二嫂,我单独喝你喝,二哥知道不好吧”
“怕什么,他不是没时间嘛,他还一杯倒,我和你喝嘛,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来”
“好”

鲜有人路过的走廊,蓝澈和魏婴坐在廊间看着天地间的雪,喝着天子笑。

“谢谢你,照顾思追金凌他们。”
“二嫂,二哥也希望思追能像你多一点洒脱自由,我才敢这样的,至于金小宗主,大概是随了江家的随性,都是应该做的,应该是我谢谢你,成为我二嫂。”
“大哥这次出关,挺好吧。蓝湛之前说他闭关都是大哥找他聊天散心,大哥闭关不出,他也着急,我看得出。”
“大哥大概是没事了,多亏了二哥时常开导大哥。”
“蓝湛可说是你的功劳。”
“二哥谦虚了,我不过告诉大哥我整理母亲笔记的进度而已,最多还告诉他有个人肩负宗主不过16.17,一个人活成千军万马。”
“江澄,你用江澄劝的大哥?是有相似的,大哥出来了就好,不然我和蓝湛都怪担心的。”
“嗯,二嫂,帮我把这个给二哥吧,母亲的笔记,菜谱,糕点,香料,乐理,医理都有设计,是我抄录的。”
“好,你说我们这么和谐的姑嫂关系多见吗?”
“以后不光姑嫂关系,二嫂还会有妯娌关系呢。”
“是哦,大哥可是世家公子榜第一的,娶回来的仙子不会差,只要不是江澄那种脾气,大概会很和谐,嘿嘿。”

今天满课,于是深夜摸一篇啦。😂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