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九)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九)

村长只当是有村民找他,嘟哝一句便打开了门,第一眼看见略微带笑的蓝涣,心下怀疑,再看见脸色阴沉的江澄,心里便凉了下来,再一眼便盯着蓝涣的脸不动了。

这人呦回来了,不见之前同行的人,还带了其他人来,怕是要拿我开刀啊!村长眼里浮现惊恐慌张,又故作镇定自若。

这人的表情心里早是被江澄和蓝涣猜得清清楚楚,他们一定和蓝湛,魏婴等人的失踪有关系,只怕蓝湛等人就是应了他们的求援才入山,现如今却是失去了联系,自然不能放过这个人,一定要打听出有用的消息来。

还不等蓝涣江澄开口问,村长就开了口。

“仙长真是好本事,既然已经全身而退,便是知道山中凶险,我们对仙长有所隐瞒也是迫于无奈,实在没办法呀!仙长又是找来同伴,以我看,先前同仙长一起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现在进去救援或许有用,请仙长不要迁怒我们村,早日进山才能救出他们啊!”

“全身而退,凶险,隐瞒,迫于无奈,迁怒……”江澄听着村长避重就轻的言辞,只觉得气血上涌,恨不得把人教训一顿,叫人把知道事情全交代了即刻上山救人。

蓝涣本以为村民是被邪祟之物侵扰地怕了,才会如此怪异,不曾想还有隐瞒一说,更是担心蓝湛一行人的安危,又暗自怀疑这其貌不扬的山阴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厉害的邪祟。

村长看着两个人的架势,顿时软了腿,把人请进家里,老老实实把情况交代了。

村中家家户户靠采摘山中药材为生,村中的一家富户从村民手上收药材再转卖,富户发迹后搬出,仍旧收购村里的药材,直到村里上山采药的男人一个接一个的失踪,山中没有什么猛禽,山谷底也不见有坠崖的尸体,村里的男人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一时间村里人心惶惶,大家没有出路的时候,村民又一下子全被发现在山路上,被领回家后,昏睡几日又一起苏醒,说是遇见了山精。

他们都说自己遇见了自称山精的人,然后都看见自己或儿孙满堂,或腰缠万贯,或身居高位的未来,山精说村民采药冲撞了他,要村民立庙宇,每年祭祀,能保他们采到药材,不然就叫上山采药的人有去无回。

村里用富户留下的空宅,改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庙宇,山精也不嫌弃,只是每年供奉一次而已,村里也没人再出事,相安无事了一阵。直到,村里一女子,五娘,她丈夫重病,大夫都说没办法,她实在走投无路,去山精庙求助,愿意以自己代替丈夫病死,后来那男人的病一天天好起来,五娘也不见有病症,村里更加认定山精是守护他们的神仙,便打算大祭感谢山精,大祭当天夜里,五娘突然就死了,她男人痊愈之后认为山精受了供奉,还要他娘子的命,不配有庙宇,不配受供奉,便去打砸了山精庙。

山精发怒,那男人死了,山精又认为村里人贪得无厌,不能诚心供奉,还要他有求必应,于是生气了,直到我们把供奉改为一年两次,每次都献上女子,山精这才作罢。

村里对山精便是怕得不行,村里每家每户轮着进献女子,实在没有,只好在外面买,今年的女子是个有心眼的,逃跑了,山精发怒,说我们言而无信,村里是一月死一户,我们没办法这才动了请仙家来降服他的念头,这其中不好说得太直白,只说是山中有精怪侵扰村庄,要供奉和女子。

前几天来了几位仙长,看着就不一般,进山之后山精再无动静,仙长也没出来,我们料想是同归于尽的,又怕有人来报复我们,但是村里人上山采药也不见异常,我们便想着风头过了,就不会有人记得这些事了……

平白无故出现的山精,索要供奉和女子,能杀人能困人,村长应该没胆子说假话,但是也不排除时不时又和之前一样,隐瞒了一部分事实,但是蓝湛一行人和山精都没了动静,僵持不下的可能大于同归于尽*,蓝涣倒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山路分叉多,他们又生死不明,我们还是分头寻找查看为好,又情况我们就放信号弹。”蓝涣猜到江澄担心他们一定会提出分头行动效率更高的,原本还打算补充一下有情况要放信号弹互相支援的,看来江澄已经把他当队友看了,起码,对他和对其他人不一样。

独来独往惯了的江澄,现在已经习惯他作为队友的存在,慢慢来,江澄总会有一天习惯一个道侣的存在,蓝涣自己想着勾了唇角,与江澄分头寻找。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