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五)


「曦澄」古风向 一世红尘,无你何欢?(五)

失踪人口回归,断更好多天了😂,本来策划了五一计划的,我尽量端午前放吧😂。

静室
“魏婴,你喝酒了?”蓝湛回去就闻到房间里飘着的酒香。
“嗯,和小妹喝的,没喝多,放心。”魏婴原本趴在书桌上等蓝湛回来,现在就起身向蓝湛走去。
“云深不知处禁酒,胡闹。”
“蓝二哥哥,你连自己妹妹的醋都吃?我们就喝了两杯而已,她还整理了你母亲的笔记叫我带给你,喏。”魏婴有些好笑地看着有点吃醋的蓝湛,伸手把笔记递给蓝湛。
“嗯,不错。”蓝湛随意看了几眼笔记,打算日后再细看,宵禁时间快到了,还有正事要做。

结束了议事,江澄原本打算回房了,却是一直没看见金凌,料想是趁自己不注意提前溜走了,一点生气,一点担心,江澄还是走到金凌的房间前,想去看看金凌回去休息没有,房间却是空无一人。
“宵禁时间快到了,去了哪里玩,还不回来,有点什么事怎么办?丢人丢到蓝家吗?真是不叫人省心。”
江澄从金凌房里退出来,打算在云深不知处转转,找找金凌。
“江宗主?”蓝澈却是从走廊尽头转出来,带一点惊讶的神色,又马上恢复正常。
“江宗主?小妹?”江澄还没来得及反应,蓝涣却是出现在自己身后了。
“江宗主是找金小宗主嘛?小妹这么晚了还不回房吗?”
“嗯,刚才就没见他,来看看金凌在不在房里。”
“思追,景仪也不见了,许是在一起呢。”蓝涣说着话,若无其事地瞟一眼蓝澈。
“那个,江宗主,大哥,他们大概在后山打雪仗呢,你们别急……”蓝澈被蓝涣看了一眼还是心虚地说出了一群人的去向。
还不等江澄去后山找人,就有一群吵吵闹闹的人走向金凌的房间,走到近处,看清门口的三个人,又都默默闭上了嘴。
江澄看见金凌正准备教训一番,却是看见金凌染血的衣襟,“金凌,你怎么回事?哪来的血迹!”
“舅舅,我没事,打雪仗的时候没小心,树枝刮的,那个,蓝思追大概崴了脚,能先看看他吗?”
一群少年,金凌的脖子被划伤,血染上衣襟,却不是很严重,已经自然止血了,蓝思追被蓝景仪和金凌扶着,看样子崴了脚,其他人也是灰头土脸的,脸上分明还遗留着打雪仗的欢乐。

“小澈,你帮金小宗主处理包扎一下,把药油给我,我看看思追的脚,你们都别走,给我说说到底怎么了?”蓝涣让人都进了房间,慢慢处理。

金凌的脖子上了药,缠了几层绷带,蓝思追的脚肿了起来,骨头没事,扭伤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一群人打雪仗玩得开心忘了时间,蓝思追眼尖,看见金凌划伤了脖子,又反应过来宵禁快到了,于是一群人急吼吼地下山,雪天路滑,也不清楚谁拌了谁,总之都摔了,其他人都没事,只蓝思追崴了脚,一群人才灰头土脸地往金凌房间来。

江澄听着,倒是怀念起自己求学姑苏的事来了,金凌的脖子也没什么事,都是自己贪玩闹出来的事。
“云深不知处禁止打闹,你们是不约而同一起去了后山打雪仗,还是,谁起了头?”
一群人都是心里打鼓,随后金凌和蓝思追倒是一起抢这个“起头的”的锅来背了。
蓝澈看着自家大哥的笑就知道大哥早就猜到了,索性认下来吧“我,我出的主意,我同意他们去后山打雪仗的。”

“好了,明天自己去领罚,现在都回去休息。”蓝涣说了话,一群人都默默退出房间。

“泽芜君的妹妹当真不同,我都闻到天子笑的味道了,看样子之前泽芜君所言非虚,云深不知处里也有这样的人。。”
“江宗主见笑了。小妹像母亲更多一些,平日里有些没规矩,与小辈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泽芜君,之前说的,还作数吧。”
“那是自然。”

清谈会结束,各家家主还收到了礼物,姑苏特产,一大食盒,江澄却是两个,还有一只怀孕的小母狗也被江澄带回了莲花坞,多年不养狗的莲花坞,养了一只宗主从云深不知处带回来的狗。
金凌却是在那之后,去了云深不知处求学,虽说还有兰陵事务要处理,还是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云深不知处蓝老先生的手下学习,还有其他几位金家同龄门生,金凌却还是同蓝思追他们走得更近一些。
江澄也是注意到金凌在金家同辈里人缘不好,又看见金凌同蓝家小辈处得不错,更何况有泽芜君的保证在,云深不知处也还有蓝澈和魏婴,不至于教金凌成了古板,才放心地把外甥送去学习。
金凌本就聪明,夜猎的成绩也不错,还时不时有蓝湛和魏婴他们带着,江澄也算安心。
清谈会之后各家都在观望,现在四大家族有两个同辈的单身家主,清河聂怀桑,云梦江澄,这蓝家又有一个未婚仙子蓝澈,众人不免好奇到底是聂蓝联盟还是江蓝联盟,却又都不见动静。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