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现代篇 在一起呀 七夕即兴番外 疾风骤雨(上)

「曦澄」现代篇 在一起呀  七夕即兴番外
       疾风骤雨(上)

六月,黏黏糊糊湿湿潮潮的梅雨,七月,热死个人的伏旱,八月,接二连三的台风,江南的天气就是这样。

江澄本就最讨厌湿漉漉黏糊糊的梅雨,结果一个案子下来,从梅雨来前就忙着,结果等台风来了也没办完,蓝涣倒也理解他这做刑警工作的,没有抱怨倒是心疼江澄心疼得更了老底子就是苦夏熬人,没了胃口,正常人也要消瘦几分,何况江澄这工作,生活得没规律,时常是通宵熬夜,连轴转,忙起来牲口都比他们轻松几分,蓝涣好不容易把江澄养胖一点的,又瘦了回去。蓝涣也没期望着江澄能和他过七夕,江澄倒是“贴心”得去了医院,和蓝涣相会。

——————

“cao!哥几个忙了这么久了,别今天掉链子啊!”路边看似平静的车里,人人都躁着一颗心,半悬着,等着今天的结果,却又要维持表面的冷静,撑着气,以防功亏一篑。

江澄坐在副驾驶上,一口白牙狠狠咬着早已变形烟屁股,猛吸一口,最后把烟掐进了早就塞满烟头的盒子里,皱着眉,沉着脸,两只眼睛熬的通红,他有感觉,成败在此一举,他也紧张,但是他早就不是刚出来的毛头小子,好歹是个队长,不光要担心即将抓捕的罪犯,一边要稳定他的队员,最后心里还要惦念一下蓝涣,那张本来白白净净的细眉杏眼的俊脸,活生生被他自己造成了一副阎王样。

古有牛郎织女七夕相会,今有江澄雨夜勇擒逃犯。人是抓着了,江澄又是糊了一身的雨水,血水,汗水,进了医院,本来伤不重,奈江澄有低血糖,再加上,眼看罪犯被抓住了,一口气就松了下来,迷迷糊糊就被送进了医院。

七夕本来不是蓝涣值班的,但是江澄那边的案子还没结,估计是没法过七夕,回家也是冷冷清清一个人,蓝涣索性就留在医院值班了,成全了需要约会的同事,又可以让自己忙一点,能少惦记一点江澄,没想到却是这么个情况,蓝涣倒是被“惊喜”了一把。

上身的伤口处理完了,脚踝的扭伤也被蓝涣固定了,江澄就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累极了的人应该睡得沉,江澄却是蹙着眉,蓝涣还看得见毯子下江澄胯骨的痕迹,又瘦了,眼底还有乌青的黑眼圈。蓝涣轻轻在江澄的眉头亲一下,手里握着江澄骨节分明的手,想握紧江澄的手,有担心自己的手劲太大,把人攥疼了,就只敢虚虚地握着,江澄的指甲也是没好好剪的样子,太长了的话就基本被江澄啃两下,左右没事了,蓝涣就拿着指甲刀帮江澄剪指甲了,剪完手指甲还有脚指甲,江澄要是醒着绝对不会妥协的,蓝涣倒是“趁人之危”地剪了江澄的脚指甲。

窗外的雨还在下,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打在窗户上,滴滴答答的,原本是蓝涣最怕的天气,江澄的出现倒是治愈了他的顽疾,剪完指甲,蓝涣就握着江澄的手不撒开了,静静地看一会也是好的,江澄倒是慢慢睡得安稳。

——————

上一个台风的余威尚在,下一个台风就急吼吼地来了,又是淫雨霏霏的日子。

距离江澄摔门而出过了十分钟而已,第一滴雨落在江澄的头皮,立秋后的雨一场凉一场,雨滴的凉意从头顶而下,江澄还来不及多想,就被铺天盖地的雨水淋了个透心凉。江澄的头发有点长了,之前忙没工夫剪,打算这几天去剪吧,又出了这事,江澄也就是气急了,手机钱包什么都没有拿,口袋比脸都干净。淋湿的头发贴着额头,还有几根挡了视线,雨也大,江澄看什么都迷迷糊糊的。

白色的棉T恤淋湿了水就完完全全贴在了江澄身上,看着瘦,还是包裹了一层匀称的肌肉,线条流畅分明,一看就是有锻炼的人,又不至于让人害怕。下身是魏婴送的大裤衩,他和蓝涣是情侣款,一条紫纹,一条蓝纹,原本有点宽松的裤腰,全部湿透后就老老实实地沾在江澄的腰腹上,和T恤一起显露出性感的腰窝。脚上是一双人字拖,穿着也走不快,还容易进去一些泥沙什么的,江澄不喜欢那种感觉脚底沾着泥沙的感觉,大街上又不好做什么,就干脆在人行道上慢慢走。

怎么就吵到这一步了呢?江澄自己也纳闷,淋了一晌雨,江澄身上凉着,心也跟着安静下来,却是捋不清到底为了什么,总之两个人都没收住,江澄就摔门而出了。江澄倒是不着急了,这莫名其妙地吵一架,好像把自己两个多月的邪火给散了,蓝涣会反应过来自己什么也没拿,还这么大的雨,应该会出来找的,蓝涣平时宠着爱着的,江澄对于自己在蓝涣心里的地位好不容易有点自信的,倒是又有点担心蓝涣在这台风天气里开车安不安全了,心里又是一阵急躁。

一路上有好几辆价格不菲的车停在江澄身边,车里清一色的富家千金,不忍心看这么潇洒有料的帅哥淋雨,都问了要不要送他一程什么的,搞不好就在路上捡回去一个老公呢。但是无一例外,江澄都拒绝了,回了家他也没带钥匙,蓝涣还在外面瞎找,不行,他还是在路上晃荡着等蓝涣吧。

好巧不巧,魏婴今天陪着领导出席会议,学习交流,会议结束,这么大的风雨,他英明神武的魏队还要负责把某领导送回家去,这领导远远地就看着路上有个小伙子,淋着雨走着路,看身形有点眼熟,等进了一看,这不是警局里的另一个明星队长嘛?

魏婴其实也发现了,看看江澄的架势,多半是和蓝大哥吵架了,他也知道蓝涣实际上怎么宠着爱着都不够,多半一会儿就找过来了,要是不找过来嘛,江澄心气高,他和蓝涣要是真有什么问题,他能让人知道,魏婴就是自己看见都不一定敢上去刨根问底,何况车里还有领导,江澄心里肯定膈应,魏婴原本打算悄悄给蓝大发个信息,让人来哄回去的,谁知道这领导别的不行,眼神不错,给认出来了。

“诶,您不用理他,估计在撒癔症呢,或者是案子难住了,出来淋淋雨,透透气,说不定就通了,他以前也这样,不用担心。”魏婴眼见领导要他停车,只好编两句谎话。

江澄在路上慢慢磨,等着蓝涣来找,好一起回家,谁知道蓝涣没等来,倒是来了好几个搭讪的,又停下一辆来,倒也算惊喜,这回不是姑娘了,是个小老头,还有点猥琐的样子。

江澄在路上磨半天了,也没等着蓝涣,心里有点嘀咕,这人不会压根就没出来找我吧,想着就开始烦躁,又探出个小老头来,江澄看的迷迷糊糊也没认出是市里领导来,心里骂娘“老子看着也不像个买pigu的呀,这TM什么玩意!”没等江澄爆粗口,市里领导看着江澄的表情,真以为他是被什么案子烦的呢,倒是安慰着。

“小江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么能这么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年轻也不是这么造的,不能因为案子没有头绪就出来淋雨啊!快上车吧。”

“对啊,江澄,快上车吧,不能为了案子遇到瓶颈就这么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啊,领导和我都舍不得。”魏婴怕江澄反应不过来,只好一边帮腔一边挤眉弄眼的。

江澄明白过来,领导在这,他也不好说什么,和男盆友闹变扭了?他江澄说不出口。又琢磨反正魏婴在,手机,钱什么的都好办,正准备顺着话说两句再上车,领导这车倒是被狠狠地追尾了。江澄看着都担心领导的颈椎和腰椎有没有问题。

再看看,江澄就觉得这追尾的车怎么这么眼熟,正打算去找肇事司机的,驾驶室里出来的人,却让江澄愣住了,是红了眼的蓝涣。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