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七

智障一样的人啊😂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23)

【曦澄】
现代篇   在一起呀(二十三)
人物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江澄压着被绑起来的金光瑶走到厂房的时候,只看见江易盛一个人,并没有蓝涣,魏婴和金凌的影子。

“原来是你,温若寒对你真是不错啊,安排假身份,牢里躲一阵,身上10来条人命就不了了之了,他温若寒也摘的干干净净。本来可以早点出来吧,没想到温若寒死了,你真的在牢里过了10年。你这么不叫我去温若寒的墓前呢?更有仪式感啊。”金光瑶认出江易盛,说到墓地时,江易盛的眼角一抽。

“金光瑶在这里,金凌呢?蓝涣呢?放他们走。”江澄此时更加担心金凌。

“放了他们,还有你在这里,我还怎么杀金光瑶和魏婴呢?我只说好,金光瑶来,金凌没事而已,可没答应放蓝涣。你心疼他了?等她们拿到钱,蓝涣自然没事。你别急呀。”

“少废话,金凌呢?”

“城东河滩的芦苇荡里,现在是枯水季,淹不死,但是12月了,会不会冻死或者冻伤,就看他舅舅什么时候找他他了。快去吧,顺便说一句,你车的油箱漏了,你要跑快点呢。”

江澄心里咒骂着,一口气跑出好几公里,才联系上晓星尘他们,让他们去城东河滩找金凌,千万抓住取钱的同伙,叫警察来城西增员。

江澄再回到厂房的时候,江易盛的车早就不见了,江易盛追求杀人的仪式感,要他们祭奠温若寒就一定要去特定的地方,墓地被金光瑶说穿了,那他又会把人带去什么地方呢?杀人的时候魏婴和金光瑶是必需品,蓝涣是变数,要提早处理,蓝涣又在哪里呢?

天空开始飘雨,气温降得更低,江澄担心河滩上的金凌,担心失联的蓝涣魏婴和金光瑶,那种很久没有出现的无力感又开始作怪,蓝涣喝醉了,是因为我拒绝了他吗,要是他没喝醉,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轻易被绑架。江澄心烦意乱地不行,一滴异样的雨落在他脸上,带着一点血腥味,楼面外的高空作业吊车有异样,江澄看着二三十层的楼,一边咒骂,一边祈祷人没事。

蓝曦臣被江澄从楼外面拉进来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了,头上还有脚手架划破的伤痕,挺深,还在冒血,刚才落在江澄脸上的就是蓝涣头上的血。

“晚吟你,”蓝曦臣看着江澄脸色不好,又想着之前江澄拒绝自己的话,有想抱抱他的心意,还是没敢有动作。

“你没事吧,在这里不要动了,会有警察来这里。”江澄担心这会儿功夫江易盛就已经把魏婴和金光瑶杀了。

“江易盛要在特别的地方动手吧,为了温若寒,晚吟知道是哪里?”

“大概不是墓园,城东和城南也不会去了。”江澄摇摇头,确认蓝曦臣没伤到脑子,正打算出去碰运气,总不能坐以待毙。

“城西北有蓝家的旧工厂,温家买去后,在那里做的毒品生意,阿瑶卧底的时候也在那里做过。”

蓝曦臣这么一说,江澄想起来,魏婴那时候传回情报,带人抄掉的工厂也在城西北,可以说是温家覆灭的开始了。

江澄起身要走,“晚吟知道工厂的具体位置?知道他利用防空洞打造的地下工厂怎么走?我带你去吧,我比你熟悉。”蓝曦臣很担心江澄,怕他吃亏。

两人在离工地不远的居住区偷了一辆摩托车,蓝曦臣很想调侃江澄,却也真不是时候。江澄骑着车,蓝曦臣坐在他后面,告诉江澄该怎么走。

其实蓝曦臣不光不敢雨夜开车,这样骑摩托车更是不敢,刮在脸上的风就像那天带这父母车祸的消息的风一样,让他眼前铺满血红色的场景。蓝曦臣的脸贴着江澄的背,江澄的体温和蓝曦臣的体温在这里交汇,江澄像药一样,让蓝曦臣不再惧怕。

面包车里

“喂,你这么来了,你不是去警局了吗?”
“他绑了金凌,要挟江澄把我绑来的。”
“那你快点吧。能不能活命就靠你了。”
“什么快点?”
“江澄绑的你,没留扣吗?你快把绳子挣开啊。”
“怕他对金凌不利,不敢动手脚。绑死的。”
“woc,你TM来送死啊!”
“我死了,聂大不会放过他的,你死了,江澄不会放过他,他不会好过的。”
“能一样吗?命只有一条,再说了,你男朋友是记挂你一辈子了,老子还没告白呢,woc,真死了就是遗憾啊,再说了,你怎么不说聂大不会放过江澄呢?你要是死了,但愿聂大能看在蓝曦臣的面子上,放过江澄,诶,想当初那么凶险我都熬过来了,现在我居然要英年早逝了,还是和你一起。”

江易盛把两人推搡着进了地下工厂。
警察在城东河滩芦苇荡找到被扒光了又糊成泥人的金凌,在城南抓获沈家母女,蓝湛随晓星尘等警察赶到城西的大厦,根据江澄留下的字,赶去城西北的蓝家工厂。

评论(4)

热度(62)